香港

梁錦祥:丟人現眼的泛民老屎窟 – 癲狗日報

民主黨九西黃碧雲「初選告急」成為全港笑柄。其實泛民老屎窟在初日(七月十二日)民主派立法會初選中告急又何止黃一人。她最令人反感之處是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後暗示可能反口,退黨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出選。事實上,較早前泛民超區參選人岑敖暉收到風聲,已公開點名批評黃碧雲,希望她「三思」。不過,黃太戀棧立法會議員這個「尊貴」席位,即使遇到泛民內部巨大反彈,仍要玩弄語言偽術,晚上在臉書發文,説「(初選協調達成之)共識是九龍西的初選沒有排他性,只是排序,目標是爭取四席…」。如果是素人本土派,在初選中得低票,必定被排除出局,哪有機會「排序」。黃碧雲有自知之明,早應自動收皮。現在最有趣的疑問是,假如北京褫奪大部分泛民參選人資格,只剩下如黃碧雲之流可以入閘,港人到時又是否含淚投票,以期達到35+的美夢。 不過,將焦點放在黃一人身上並不正確。全部泛民現任議員,由民主黨主席胡志偉、資深但無建樹的涂謹申、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至所謂較激進的朱凱迪、陳志全等都是尸位素餐。國歌法一役已盡現他們的無能。面對中國暴政,泛民老屎窟是時候退下火線,由政治素人面對香港這個殘局。當然,在港區《國安法》實施後,禠奪參選資格是家常便飯,單是一招入閘須確認支持港區《國安法》已足以成為所有人的緊箍咒。可是,從所謂的「國際戰線」著眼,假如所有素人參選者都因拒絕確認支持港區《國安法》而不能入閘,國際間的迴響一定更大。 兩日的初選,初步點算共有逾六十一萬人投票。負責協調的戴耀廷説,投票的意義已較尋找民主派代表參選立法會為重要,因為在《國安法》立法下,仍有六十萬港人無畏無懼,堅持發聲。他又説,「港人從沒放棄追求民主」。外國傳媒,以至美國一些國會議員也以此詮釋今次投票結果。可是只要細心想想,初選投票完全沒有任何觸犯法例之處,如果因港區《國安法》的震懾力而被拋窒,連票也不敢投,港人也不需要留下來,趕快去做政治難民可也。 戴耀廷説「投票的意義已較尋找民主派代表參選立法會為重要」,我更不能苟同。知道誰代表參選立法會,就知道之前吹到天花龍鳳的「否決財政預算案」會否兑現。如果是由泛民老屎窟出選,我可擔保必定走數。至於素人,我不敢說他們必定對兑承諾,但至少令人對議會抗爭多點想像力,多點憧憬。這又返回「共同綱領」那個老問題。現在大家有了港區《國安法》這個藉口,又有大條道理絕口不提。 擺在眼前的現實是,面對極權步步進逼,港人已無退路可言。維持現狀只是束手待斃。而港人絕大部份都是「和理非」,寄望以選票,而非以激烈方法帶來改變。今次初選的投票結果雖未公布,但已可看到不少港人,特別是年輕人,看清楚泛民政客多年來的不思進取,甚至排除異己,導致香港民主運動停滯不前,亦因此令社會反抗力量轉化為本土運動。由此,香港的抗爭進入另一個層次,帶出前所未有的局面。 梁錦祥

阅读更多

相关文章

Back to top button
error: